情况或许不会更好,甚至变得更糟。

没有人能保证未来会变好,未来也不是非要变好。

但是不知道多少个年月过去,世界仍旧发生了变化。

地狱

就像是死亡的躯体会腐败一样,死亡的世界也会发生一点改变。战争的残骸,怪物的血液染红了湖水,那个纯净的世界仍然处于遥远的天际线上,不可触碰,不可接触。整个世界充满了血水,整个世界都是怪物们的天堂

整个世界,仿佛都变成了红色。我随着这血水漂流着,沉默着。浑身上下都是怪物的味道,都是腐烂的味道,都是可憎的味道。

这里现在被叫做地狱。

因为破洞越来越多,破碎程度越来越高,曾经有一些旅人来到过这个世界,他们不会看到在血水之中的我,因为我与那些怪物从外观和气味上都已经毫无区别。

已经被当成了怪物呢。

他们把那一片湖当成了太阳,蓝色的太阳。因为中心的水晶仍然在努力地发光,想要让我看到。仅余的湖水仍然在保护着,包裹着水晶。

他们终究是离开了,从未改变过这个世界,也许留下的只是血水之上的波澜。还有几个人不小心被怪物泼了一身的血水,充满憎恨,逃离了这里。
是怪物还是我做的?我不知道。

我以为他们能区分开的。
我错了,他们根本不会在意,根本不会浪费时间去分别。

彗星

有一颗彗星坠落在了世界的边荒。彗星是粉色的,不是怪物的血液的颜色,是那种干净的粉色。

虽说是边荒,但仍是可以触碰到的呢。感受到变化,我赶了过去。

是异常坚固的存在。

是水晶吧。有这么坚硬的,应该是水晶呢,只有湖心的水晶有这么坚硬。

这颗水晶会发光。
会发出暖暖的,粉色的光。

指了指天边的蓝色水晶,她也明白了我的意思呢。两个人同时离开了血水,飞向了蓝色的星球。

世界开始暴动了,并不知道为什么死后的世界仍然在运行,但固有惯性的打破彻底摧毁了微弱的平衡。
无尽的血水和怪物从隐藏之中现身,紧随着二人冲向了湛蓝的光芒。

光线从未如此闪耀过。

毁灭

湖似乎从未变过,时间从未在这里留下过一丝一毫的痕迹。

两枚水晶贴的很近,内部的物质似乎开始流动。

漆黑的我身上也出现点点的繁星,闪耀着,应和着水晶的脉动。

似乎是永远的时间之后,粉色的水晶,消失了。
破碎的蓝色水晶释放出了难以想象的能量,造成了大爆炸。

又被丢回了血水之中,身上的光点也熄灭了,什么都看不见。
远处的水晶已经不在闪耀,蓝色的光芒渐渐淡了下去。

好痛啊,坠落的感觉真的好痛啊。

因为它的一半碎掉了。

最后的最后

其实没有了。

这个故事讲完了,也许不会有后续了。
因为我没有看到更多的变化了。

情况或许不会更好,甚至变得更糟。

没有人能保证未来会变好,未来也不是非要变好。


Creative Commons License
This work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-NonCommercial-ShareAlike 4.0 International License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