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外界的压迫下,在内心的绝望中,我敲碎了这层外壳,走了出来。

上一次是多久之前了呢?也不久,三个月前的今天,刚刚好。

数不清的绝望和无助之中,社交果然根本帮不到什么,并且…社交本身就是一种,很累的行为啊。

再痛也无所谓了,哭不出来了。

这个世界的一切,都是冰冷而陌生的。藏身在黑暗之中,看着不远处的霓虹灯,即讽刺又畏惧。那里一点都不安全,我,不属于这里。

不断在街上移动着,戴着耳机屏蔽掉周遭,旁观着这一切。我到底在不在这里呢?
「不在吧。」
像是一层薄膜一样。

也是让外壳碎掉的一个原因之一呢,来回震荡着。

像是一层薄膜一样,像是真空一般,一层层的水晶。
无论怎么哭喊,颤抖着,也不会发出任何声音。
映射到现实的只剩下大口的喘气和冷笑。

黑夜是天然的保护色,我也潜移默化变成了夜行性生物。
在静安寺看着人群散去,在滴水湖与狂风为伴。
在草地上看着一架一架的飞机飞向浦东国际机场,与星空一起闪耀。

只剩下了我,或者是「我们」。哪一个是真的呢?

然后,一年前,你来了。所以,你所喜欢的那个,就是真的。

「家」是什么呢?

是安全的地方,是温暖的地方。
是,和这个世界相反的地方。
是可以逃过去的地方。

但是,「家」已经不存在了。
你不在,不在啊。
只剩下独自一人,在星河之中穿行。

活在过去,畏惧未来。

我毫无准备,就这么被推向了无尽的未知。

只等到了绝望。


Creative Commons License
This work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-NonCommercial-ShareAlike 4.0 International License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