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月严格来说才是开学的第一个月,然后新的学期一样是麻烦不断。

上学期关系好的老师和同学,离职的离职,毕业的毕业。毕业了的人也不忘放我鸽子,嘛。反正以后就见不到了,这种道别也算是比较奇特的,鸽人什么的。

这学期换了几个新课,认识了新的德语老师,结果她之前是交法语的,和她讲话就很难抓到笑点,但整个人还是非常有趣的,虽然估计不会请我们吃披萨(((

选了一门哲学课,第一节课老师就拿了 Trolley Question,瞬间就要笑出声。整节课还是非常欢乐的,虽然问题都比较烧脑子,比如道德问题啦,道德法律冲突啦,什么的。

体育课依旧是摸鱼…没办法,体力不好呢。

这个月换了个键盘,相对于以前的键盘键程有点短,打字省力多了。同时因为指甲,这样反而挺适合的,因祸得福?不不不,还是觉得心疼钱(

见到了冬雪。

南京东路还是一样的好玩,一样的人多。宜家的汽水机修好了只出苏打水的问题,覆盆子好喝。同时冰激淋也好好吃。

麦当劳上的新品还不错,实话实说。

我的话,越来越懒了,大概以后就不会到处跑了,有地方休息的话为什么要到处跑呢?

月底了,下个月又要回家,回家的话,这次就好怕了。不知道是不是近乡情怯,但确实不太想见到父母…毕竟对于我来说,能不能被接受还是个问题。

九月,九月。九月可爱,九月可爱。

在九月的最后见到了九月呢。大家都在变好的感觉。虽然我一点都没瘦…身高还矮了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