六月也是非常迅速的过完了呢,六月的开始可以说是平淡无奇,毕竟是放假前的一个月嘛,同学们毕业的都提前打包走了,然后我就几乎失去了所有的舍友。

羽毛的舍友中两位毕业走掉了,于是羽毛只剩下一个舍友了。

虽然其中一位还可以在闲暇时候见到,毕竟还在上海,另外一位直接跑去了亚利桑那州,大概是喝茶去了。(Arizona tea 99 cent 童叟无欺)

最喜欢的德语老师也要走掉了,好伤心…

月中期的时候跑去医院检查了一下,大概明白了自己是个什么东西(?

然后中耳炎越来越严重了,大概是要少带点耳塞…

月底的时候学校突然告知了一下宿舍要装修,于是羽毛非常悲催的最后一天去收拾东西,感谢顺丰快递,发了两个箱子总算是搞定了…

所以顺丰的箱子好好用啊啊啊啊啊(

中间呢,总算见到了一直想见的 Luv Letter,之前每次都是他来上海我就走掉了,于是悲催的错开了。这次总算是正好撞到,确实挺可爱的人呢。

你知道吗?其实罗森的维他比全家的便宜两毛钱。

于是羽毛就开始跑罗森买了。

在月底的时候,请了一天假见到了豆腐。总的来说这个月还是见到了很多人的感觉。

虽然实际上羽毛的存在感还是比较低的,一如既往的低的那种,一部分是自找的,虽然。